美媒评论:特朗普怕了,美国此起彼伏的暴力示威,暴露了这位总统的内心弱点

2020-06-03 00:54:09 来源:网络

《大西洋月刊》报道,5月30日,在结束了一天的佛罗里达之行后,海军陆战队一号把特朗普放在白宫南草坪上,总统在刺耳的汽车喇叭声和高呼口号的抗议者中走向白宫入口。

在此之前,华盛顿的抗议者与警方发生了长达数小时的冲突,抗议者们纷纷冲向路障。一整天,汽车川流不息地驶往白宫,乘客们从车窗探出头来,高喊着“黑人的生命很重要!”当一辆汽车经过白宫大门时,一群男人对警卫喊道:“去你的。”人行道上散落着肮脏的面具和空水瓶,示威者团结地挥舞着拳头,要求尊重非洲裔美国人。抗议者们一度突破了第17街和宾夕法尼亚大道的一个外围检查站。

自2017年1月上任以来,特朗普从未见过此类示威活动――特朗普说他“爱”这个社区。

夜幕降临时,抗议者聚集在白宫以北的拉斐特广场外。低沉的鼓声在傍晚沉重的空气中回荡,人们高喊着:“我不能呼吸了!”这是46岁的乔治弗洛伊德在被明尼阿波利斯市的警方摁倒并窒息死去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六年前的5月,另一名死于警察之手的黑人埃里克加纳临终的遗言也是这三个字:I can’t breath,在全美各地的抗议活动中,你都能听到它。)一些人向一队警察投掷水瓶和其他投掷物,警察又向他们发射胡椒喷雾,导致抗议者短暂散开,然后返回白宫外的区域。

后来,有人打碎了附近建筑物的窗户,并放火焚烧汽车。富国银行位于宾夕法尼亚州第17街的一家分行的窗户上潦草地写着:“资本主义是谋杀。”

在同时面对新冠和抗议者的时候,白宫如临大敌,比堡垒更像一座堡垒。记者在5月30日进入白宫采访时,先被安检处工作人员检查了体温并询问了症状:你有失去嗅觉和味觉吗?记者朝简报室走的路上,经过一长排全副武装的警察,他们正准备就位。

下午6点左右。白宫北草坪刚刚修剪过,场地上一片寂静。但是气氛很紧张,警察检查了他们的武器,并扫视了门外的人群。当记者准备离开时,一名特工说,抗议者在第17街向南行进,特勤局希望他们先通过。“你确定要去那儿吗?”另一名特工问。

当天早些时候,特朗普在推特上提到要对示威者使用“恶狗”和“不祥的武器”,而正是它们保护着他,让他安全。他写道,年轻的特勤局特工正在为战斗做准备。

通常情况下,总统们不会吹嘘自己受到什么样的保护。

之前特朗普在推特上指责华盛顿市长穆丽尔鲍泽没有在周五的抗议活动中部署警力。尽管事实并非如此。(白宫特勤处的报告中提到,该市警察确实在现场。)在市长反击的推特上,鲍泽称特朗普是“躲在栅栏后面害怕和孤独” 。

特朗普曾表示,他不屑于针对他或他的政绩的抗议活动。他倾向于用一种简单的眼光来看待它们:把它们看作是必须镇压的挑衅。对特朗普来说,人们为什么不满,为什么示威,都是不那么重要的。

他把自己形容为一个 尊崇“法律与秩序”的总统,对某种粗暴的正义的践行者表示钦佩。昨天,他在推特上赞美了历史上的两位将军:乔治巴顿和道格拉斯麦克阿瑟(他还把麦克阿瑟拼错了)。在1932年,退伍军人在大萧条时期希望提前支付他们应得的奖金,而这两位将军代表政府重拳镇压了他们的抗议活动。

在特朗普之前,美国总统在国家处于紧张状态时,总是试图在发挥愈合和抚慰的作用。而特朗普的本能却是煽动蛊惑,激起他这一边儿的支持者。在和他利益一致的时候,他甚至乐于看到示威抗议的出现。4月时,急于看到经济复苏的特朗普上月怂恿示威者们施压,逼着民主党州长不顾冠状病毒威胁、放松居家命令。那一次,一些抗议者携带枪支和战术装备出现在密歇根州议会大厦。他却在推特上写道:“解放”密歇根州、弗吉尼亚州和明尼苏达州!

在去年12月的一次竞选集会上,他目睹了一名抗议者被安全部门带走。“把她赶出去!”他在舞台上说。他指责一名保安的做法“过于政治正确(太温和)”。特朗普说:“他做得并不好。”2016年竞选期间,在拉斯维加斯的一次集会上,特朗普提到一名出现的抗议者时说,“我真想打他的脸。”他还批评安保人员对待此人过于谨慎。

在他刚上台的时候,他和大联盟的橄榄球员还发生了争执,一位球员在国歌响起时半跪默哀,表示抗议。他告诉副总统彭斯,如果旧金山49人队的成员在2017年和印第安纳波利斯队的一场比赛中有人单膝下跪,他就必须离场抗议。彭斯答应了。这个噱头让纳税人损失了32.5万美元。

上周,当彭斯说他支持人们“和平抗议”的权利时,他遭到了NBA教练史蒂夫科尔的嘲笑:“你怎么有胆量这么说?”特朗普也表示,他支持“和平抗议者”。在周六出席佛罗里达SpaceX飞船的发射仪式时,他还说:“我理解人们的痛苦。我们支持和平抗议者的权利,并听取他们的请求。但我们现在在城市街道上看到的,与正义或和平无关。”

周五上午,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抢劫开始,枪击就开始” 。这表明,洗劫商店的人可能会遭到致命的打击。(他后来软化了自己的说法,说他只是不想看到暴力升级。)

奥巴马总统的前高级助理瓦莱丽贾勒特告诉记者,“特朗普向已经具有爆炸性、情绪化的局面扔了一个燃烧瓶。而他应该做的事情,恰恰相反。他为了政治目的,迎合了他的选民中的一小部分。”

面对民间骚乱,过去的一些总统希望缓和紧张局势,聆听抗议者的声音。比如2014年,当抗议在密苏里州弗格森市一名白人警察杀害手无寸铁的黑人少年迈克尔-布朗的大规模示威发生后,奥巴马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见了活动人士。尼克松也是一位自诩为法治总统的总统,他在1971年甚至曾谈到雇佣工人工会的“暴徒”来粗暴对待越战抗议者。然而,1970年的一天清晨,尼克松也从白宫出发,出人意料地来到林肯纪念堂,与抗议战争的学生们交谈。尼克松告诉他们: “我知道可能你们中的大多数人都认为我是个混蛋。但我想让你们知道,我理解你们的感受。”

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前馆长蒂莫西-纳夫塔利说,“他不知道如何与他们建立联系,但他确实尝试着去感同身受,建立起一座桥梁。这是一种尴尬的努力,但这是一种努力――一种独特的努力。”

记者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一对来自弗吉尼亚州的夫妇,塞缪尔和伊丽莎白奇瑟姆,他们想让自己的两个女儿去看看抗议活动,从中学到一些东西。这家人站在第16街,离拉斐特广场的人群几个街区,但离得足够近,可以听到呐喊声,也能看到警察的反应。

17岁的切尔西奇瑟姆说,“我才十几岁,就见证了埃里克加纳、特雷沃恩马丁和乔治弗洛伊德这些无辜被害的事件。”

“我从来没有在大城市参加过抗议活动。我一直是屏幕后面的那个人,在房间里大喊:‘不!不!’”

30日晚,两辆纽约警察局巡逻车加速冲进布鲁克林抗议者人群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被爆转。特朗普认为应该谈谈警察策略:“让纽约的警察露露威风。”他在推特上写道。“没有比他们更好的人了,必须允许他们做自己的工作!”

【编辑:匿名】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沧县资讯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1999-2018 cangxian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